Su
Meer ideeën van Su
borisschmitz:  “Gaze 222”, one-continuous-line-drawing by Boris Schmitz, 2015 » click here for my portfolio «

borisschmitz: “Gaze 222”, one-continuous-line-drawing by Boris Schmitz, 2015 » click here for my portfolio «

anna maria lubinska

anna maria lubinska

ponchan8

ponchan8

« Comment je peux représenter la féminité avec le moins possible ? »

« Comment je peux représenter la féminité avec le moins possible ? »

荷兰的研究人员用实验证明,文化经历会影响人的感官认知。比如让美国人描述他们本应该熟悉的植物气味时,嚼口香糖的人会联想到口香糖,而不是相应的植物。而生活较为原始的马来西亚人则能准确描述气味。研究小组还发现,有几个社会——使用波斯语、土耳其语和萨波特克语的人——用来描述音调或声音频率的形容词是粗和细,而不是英语和荷兰语使用者说的高和低。在后来的实验中,研究者证明了这些隐喻效力强大,足以影响人们的知觉。当荷兰语使用者听到一个音,同时看到高度与之不匹配的条块(例如,听到一个高音,看到的却是较低的条块),然后被要求唱出这个音的时候,从他们口中发的音调会比较低。但当他们看到粗细不同的条块时,知觉不会受到影响。当波斯语使用者听到声音,并看到粗细与之不匹配的条块时……研究报告发表在《Mind & Language》上: http://pubman.mpdl.mpg.de/pubman/item/escidoc:1578141:9/component/escidoc:2056441/levinson_majid_M_L_2014.pdf

荷兰的研究人员用实验证明,文化经历会影响人的感官认知。比如让美国人描述他们本应该熟悉的植物气味时,嚼口香糖的人会联想到口香糖,而不是相应的植物。而生活较为原始的马来西亚人则能准确描述气味。研究小组还发现,有几个社会——使用波斯语、土耳其语和萨波特克语的人——用来描述音调或声音频率的形容词是粗和细,而不是英语和荷兰语使用者说的高和低。在后来的实验中,研究者证明了这些隐喻效力强大,足以影响人们的知觉。当荷兰语使用者听到一个音,同时看到高度与之不匹配的条块(例如,听到一个高音,看到的却是较低的条块),然后被要求唱出这个音的时候,从他们口中发的音调会比较低。但当他们看到粗细不同的条块时,知觉不会受到影响。当波斯语使用者听到声音,并看到粗细与之不匹配的条块时……研究报告发表在《Mind & Language》上: http://pubman.mpdl.mpg.de/pubman/item/escidoc:1578141:9/component/escidoc:2056441/levinson_majid_M_L_2014.pdf

Saara Katariina Söderlund

Saara Katariina Söderlund

Gumball Machine Costume | Kamri Noel | CGH

Gumball Machine Costume | Kamri Noel | CGH

disfraz piña - Buscar con Google

disfraz piña - Buscar con Google

Ice cream cones and parlor server Halloween costume 2015 #halloween #costume #icecream

Ice cream cones and parlor server Halloween costume 2015 #halloween #costume #icecream